Menu

香草软件香草软件

香草软件

作者:江横

沁源对敌围困斗争,已经坚持了一年零两个月了。它所以能够坚持到底,八路军蔡团(注:即原决死队三十八团。团长蔡爱卿政委胡荣贵、参谋长李懋之)和人民一起坚决打击敌人,就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原因。这一点,连敌人也不能不承认,他们痛感自己的无能。在一九四三年四月十五日,伪山西《新民报》特派员董长庚随军路过沁源,在他写的“如疾风扫叶”的通讯中,也完全供认了沁源军民的不可战胜的力量:

“交口至沁源间,为共匪区域,为共产军三十八团集中地,另外还有民兵组织,群力相当庞大,他们是一个顽固力量。”“是以自去年十月日军占领沁源后,城内尚无维持会之组织,由此可见一斑。”

直到如今,敌人的处境还是象被围困的野兽一样,而我英勇的蔡团,在对敌艰苦的围困斗争中,不仅日益壮大起来,并且真正成为沁源人民自己的军队。

一九四二年十月,敌盘据沁源后,蔡团和二十五团一部,在敌人六个据点(沁源、交口、阎寨、中峪、亢驿、北平镇)包围中,处境是异常艰苦的。要在这样困难环境中坚持斗争,非要加强军队与人民的关系不可。团长蔡爱卿、政委胡荣贵就针对这一点,提出两个口号,一个是“我们要和沁源老百姓共存亡”,一个是“我们要和老百姓打成一片,”对战士则提出这样的要求:“一个人要带领两个民兵,学会作战,切实打击敌人。”

他们真正是在无数次血的战斗中,守卫了沁源;保卫了人民的身家性命。从开始围困沁源的一天起,不分昼和夜,不论大小据点周围和补给线,都有蔡团健儿,在不知疲倦的同敌人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。敌人一走出据点,不论是奔袭包围,也不论是掠夺清剿,都会遭到蔡团健儿和游击队民兵交织组成的网罗的反包围和袭扰。这里枪声一响,老乡在那里也早将家俱什物隐藏起来。敌人的奔袭、清剿,就是这样一回一回的扑空。要是敌人运输给养,更是“劫数难逃”,上头挨枪打,下头挨地雷炸,搞得敌人真是首尾不能相顾。一九四三年一月二十日以前,三十九天内,三十八团二营在城关周围和乌木大道上,大小作战七十五次,毙伤敌一百七十九人。在我军民麻雀战的袭扰和截击下,二沁大道也变成了“鬼门关”(敌自称),敌人通过一趟,就有几个死伤。经过这样地打来打去,打得敌人一年换了三次防,始终没有搞出什么名堂。

蔡团在抢救粮食、春耕和夏收斗争中,更直接保卫了老百姓的利益。老百姓在“扫荡”开始时,粮食财物都没来得及带出来,及至敌人扎下几个据点后,日久天长,老百姓的吃穿都成了问题。蔡团就带领游击队民兵,掩护老百姓从据点里各人的家中,抢出粮食四千多石。春耕时,他们掩护老百姓抢种四千多亩;夏收时,掩护抢收一千多亩;秋收时,又帮助秋耕二百多亩,秋收一千多亩。此外,他们还很注意做好难民工作和各阶层的团结工作。他们召集过开明士绅座谈会,难民座谈会,听取他们对部队的意见。有时蔡团长、李参谋长也不断地去各处慰问难民。蔡团长是一个参加过长征的老红军干部,英勇善战,爱护人民,关心难民。在去年阴历年节大会上,他曾讲到:“我看到咱们难民叫敌人害得连饭吃不饱,棉衣也穿不上,使我真是又气愤,又难受。现在我们全团特别节约粮食一天,捐助给咱们难民同胞……”难民们都感动得流下泪来:“你们的队伍多好啊!真不愧是咱们老百姓的子弟兵─八路军(决死队)。”

同老百姓关系搞得更好的地方,还在于蔡团已真正做到了和民兵一起作战,一起生活了。沁源民兵,经过部队的带领,学会瞄准,并且锻炼出无数的山头英雄们。民兵熟悉地形,部队打仗有经验,因此这两者在战斗时、放哨时,都互相配合着,生活上也就常在一起接触了。民兵多是家境贫寒的青年,没被子,没粮食,部队战士就和民兵伙盖一条被子;打死敌人的牲口,部队就把肉分给他们吃。分配胜利品的时候,部队总是把喜爱的东西先让给民兵……

从生活中,从战斗中,蔡团和沁源人民已真正结成血肉一般的关系了。在围困敌人的斗争中,蔡团是真正地起到了它的骨干作用。沁源人民也把部队看成自己的亲人,看成自己生命的寄托者。每个村子里的群众,都在欢迎部队去驻扎。指战员们走在哪个村,哪个村的老少男女,都是很热情地把他们拉到家里吃饭。但是部队不能驻遍每个村子,有些村子的群众就提出意见来:“为啥不到咱村呢?”

蔡团和沁源人民的关系能够这样好,并且已经在人民群众当中扎下牢不可破的根基,能在围困斗争中取得这样重大的成绩,最根本的一条,也就在于蔡团发扬了我军的好传统好作风,真正做到了与人民的结合。

《解放日报》1944年3月2日二版

标签: